花sir、

我要你为我刻上墓志铭.

从来没见过哪个英雄没出之前有百里守约这个热度的屠屏。

文手急了真的就画画

【王者荣耀】邪教安利 惇姬(夏侯惇x蔡文姬)

#王者荣耀#

夏侯惇x蔡文姬




◇只是来卖安利的,文笔渣,慎入,全程OOC。





1.
   夏侯惇在家门前捡到个小家伙。
   这就是传说中孟德大人家的小魔女?夏侯惇倚着门框,心情复杂的盯着地上那一坨蜷缩在门外的小家伙。小姑娘闭着眼睡的正香,只是寒冷的天气冻的她小脸都快没了血色。于是夏侯惇姑且勉强把这小家伙抱进家门,谁知,小家伙突然睁开眼,一双还朦胧着睡意的眸子狠狠瞪了一眼夏侯惇,似是被对方抱着不舒服。片刻后一脚踢开夏侯惇藏回自己的琴后,扯着嗓子大喊道:
    “救命啊——有大叔拐卖少女啦——”
    哦,真是个麻烦的小丫头。于是夏侯惇还在警察局免费多喝了几杯茶。

2.
    “才不是离家出走!明明只是忘了回家的路。”小姑娘撇撇嘴,仰头大声做着无意义的争辩。
    “正巧我还记得,现在送你回去?”被对方没什么攻击力的眼瞪着似乎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夏侯惇只拆开手里棒棒糖糖纸,递到人面前。
    谁知小姑娘却扭头转向一边去,“变态大叔,别想用食物收买我。以为用根糖就可以把我骗回去了吗?”
    殊不知夏侯惇已经听见这丫头咽口水的声音,虽然言语不太讨人喜欢,不过。还挺可爱的,“两根呢?”
    “......成交。”

3.
  在夏侯惇家里,小姑娘似乎把这当自己家了。尽管这只是暂时安居的第三天,小姑娘的琴就霸占了夏侯墩的床,每早兴致冲冲的爬到睡沙发的夏侯惇耳边敲锣打鼓嚷着要吃他的早饭。
    这个小魔女什么时候才能饶了自己?夏侯惇打个哈欠黑着眼圈在厨房翻炒着荷包蛋。
    “夏大叔!你就忍心这么谋害天真善良无辜的我!”小姑娘一口咬住荷包蛋却被烫的倒吸口凉气,鼻尖红红欲哭无泪。
    “...”夏侯惇不言,心说我也老不到被你一直叫大叔吧。再说了,我姓夏侯。不过,小丫头这样还真是让人想疼爱,呼。孟德家的小魔女...
    于是夏侯惇端过盘子用小勺把荷包蛋划开成几个小块,舀起,吹口凉气,再递到姑娘嘴边,“张嘴——”
    “啊——”
    “好吃吗?”
    “昂!夏侯惇哥哥做的饭就是好吃!”
    这还差不多。

4.
   小姑娘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也不像前几天那样活蹦乱跳的像只兔子。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着了凉。万一这小家伙出了什么事,那曹孟德还不得neng死我,想罢夏侯惇边去伸手摸摸小丫头的头。
    怎么这么烫?!果然发烧了么。
    于是夏侯惇赶忙翻箱倒柜的找出几瓶退烧药,算着儿童的剂量冲好药剂递到丫头面前,
    “赶快喝了,退烧药。”
    那丫头接过杯子犹犹豫豫抿了一小口却一把扔掉被子。皱着没头半天才嚷嚷出一句:“...苦!”
    “良药苦口...。”夏侯惇心疼一眼自己摔碎的杯子和木地板,下意识的说到。果然,哄小孩喝完也是个麻烦的事情。
    “胡说!扁鹊哥哥的药都比你的甜。”小丫头烧的有些迷糊,却还是犟着一口都不喝。
    “如果乖乖喝完药睡一觉,起来给你买根糖葫芦?”
    “不要...”
    “两根?”
    “...唔”
    “再加包糖?”
    “嗯...”
    夏侯惇暗自夸着自己高明,然后看着小丫头喝完了退烧药乖乖躺回床上。

5.
   夜,总是静谧的出奇。除了半睡半醒的夏侯惇听到自己家里细碎的声响。是不是小偷进来了?夏侯惇暗自觉得不妙,本想起来看个究竟。这声响却离自己越来越近,随即一个软绵绵的小东西钻进了夏侯惇的被子。
    这小东西一下从夏侯惇身上翻过去,就这么躺在沙发里侧一拉被子。夏侯惇却睡不着了,尴尬的咽口唾沫却不敢动一下身子硬生生的躺到天明。
    “夏大叔,你的眼圈黑的像熊猫。”
    要不是你这小家伙,能这样?夏侯惇在内心咆哮,又伸手揉揉疼的发酸的脖子。
    “小丫头,你昨晚这是干什么。”
    “...你,你不关卧室的窗户,冷死我了!”丫头闻言低下脑袋。结结巴巴的找借口。
    “是么?难道地上的被子也是风吹掉的?”
    “当然是!不许说不出,不然我告孟德大人你欺负少女!”
    “是是是...”
    啊,真是个拿人没辙的魔女。
   
——————————————

◇继续从qq上搬过来存档。喜欢的我继续发糖,顺便混个眼熟,这里花sir.

【王者荣耀】龙信x狐白(官方背景设定)

王者荣耀
龙信x狐白
官方背景故事衍生,文笔渣,慎。




 
  败了,终是败了。

   那日一战,便是血洗大地。方圆百里触目能及之处无一完好,见得残垣断壁,分外惨兮。

    听不见鸟兽相鸣,只留的遍地痛苦。

    青丘已死,族也随之灭了。胜者踏着祥云而归,而败者只留得那狐狸孤零零一人,带着渺渺生机匆匆逃去,离开这绝望之地。
    三日,雨方才落了起来。一丝丝敲打进泥土,洗刷去血腥。干净了,也就没了痕迹。
   不见了往日家园,不见了那日凄惨。

   狐狸,你究竟在哪?

    白龙从天穹窥视这片土地,不由得锁紧了眉。友人的故土,由自己亲手毁掉;友人的同胞也被自己杀戮个干净。
    曾记得他们比邻而居,这本就是长久的事,早到白龙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
   
   
   那是狐狸第一次见到白龙。
  “你就是那白蛟吗?”
  “当然了,我可是龙”白龙不屑,只觉得那狐狸的样子傻极了。
   “你能飞吗?”
   “这不是明摆的吗,傻狐狸。”
   “我可不傻!”狐狸不满的握紧了小拳头,尽管那龙比他高一头。
   于是你一语我一言,便惹出了是非。当然,结局是那小狐狸,身上挂了彩,哭哭啼跑了回去。
    往后,白龙就又多了个日常娱乐——欺负狐狸。当然,是那只傻兮兮的小狐狸。
   

    “狐狸,觉得我怎样?”白龙突然问道。而狐狸却没反应过来,还望着天幕那传说中千年不见的流星雨。
    “啊...?”
    “觉得我怎样?”今夜白龙像是难得对他耐得下性子,又重复了一遍。
    “除了性子坏,好像没什么好了。”
    “你这话就是说我是个坏人咯,狐狸。”白龙眯眯眼,坏心眼的揪一把狐狸耳朵。
    “难不成你是个好人吗?可是你问我的。”不满的拍开人的手,狐狸继续张望那划过夜空一道道漂亮的银线。
    “可真是个狼心狗肺的家伙,只记仇。”
    “我不是狼也不是狗。”
    “哦,蠢狐狸。”
    “...”狐狸翻个白眼不想理他,“听族人说,如果向流星许愿,也许愿望就会实现。”
   “那我倒希望你这傻狐狸长些心眼,可别没成人就被抓去做了狐皮垫子”白龙不由得嗤笑,也这么久了,居然相信小孩子的玩笑话。
    “真希望有一天喝水能呛死你。”狐狸恶狠狠的瞪他一眼,这人怎么这么不解风趣,好端端的晚上,净被糟蹋了。
    “玩笑话,玩笑话。不过,愿望似乎得在心里想,才会实现。”白龙连忙打个圆场,不过这孩子若一直这个性子,也未必是好事。
    “知道了。那我可要许愿了,一会流星雨过去就晚了。”
    “嗯,你许吧。”
    看那狐狸闭起眼,有模有样的。白龙不由得也道出自己的愿望。
    (让这傻狐狸活久点,别因为冒失丢了性命。)

   
   听闻蚩尤还有余党尚未绞灭,特派白龙前去清理余党,以防后患。

    白龙揉揉眉心,只觉得头隐隐作疼。狐狸啊狐狸,那日有意放过你,也算是还下往日恩情。现在,却还不让人省心。
   这下,我又如何保你周全?

   
    元魂珠被人夺取,狐狸的剑也指向人脖颈处,只待执剑人一念就可夺其性命。
    “许久未见,真是长进了不少啊,狐狸。”白龙漫不经心的把玩一下手中的元魂珠,只当做个玩物一般。丝毫不在意指向自己的剑锋。
    “把元魂珠还我...”狐狸拧眉,一字一句的吐出话语。没有心思和人玩乐,毕竟那东西可不是什么玩具。更何况大晚上的人也有些迷糊,精神经不起这么耗着。
    白龙却像是没把人威胁放在眼里,只是眯眼将人打量一番,“不错,现在样子更好看了。”
    “你...”被轻视也实时不好受,半天不知道怎么回击只愤恨的从牙根挤出个字。抬手一发力,剑从人脖颈划过留下道血痕,“真当我会不忍心杀你?”
    “不,你又不是那个傻狐狸,当然不会不忍心。”白龙用手拭过脖颈伤口,随意抹去血迹,将元魂珠抛回去。
    赶忙接住东西,狐狸纳闷。这家伙怎么回事,大晚上闲得找他挑事。那一战过后,他们也算划清了界限。
    “找我做什么?你们龙也真是无趣。”
    “若告诉你我来杀你呢?”
    “那你怎么不动手。”狐狸看龙那不正经的表情,只是收起剑来,打个哈欠,毕竟对方本性就是如此,自己也算清楚。
    “狐狸,你还是这么傻。”白龙轻声道,狐狸只察觉不对。也正是语毕片刻,狐狸发觉脑后一阵刺痛。
    该死,什么时候...自己居然当做从前。
    之后,便是一片混沌。
   
   禀报,蚩尤余党青丘族妖狐,现已就地处决。

   白龙把玩着手中元魂珠,盯着那东西有些发愣。或许,也只有这傻狐狸才死心塌地的信任着自己,而自己呢。

   呵。狐狸的把戏又不是只有他会玩,白龙不由得勾唇一笑。一手拿着元魂珠起身,推开一边暗门。

   昏暗烛光朦胧映出这密室的景象,不大的床上赫然是那已被“处决”的狐狸,正蜷缩成一团睡得正香。

   醒醒,傻狐狸。

   狐狸好像听到有人在叫他,自己不是死了吗?还是被那家伙...杀掉的。逐渐好像清晰了五感,意识也慢慢从混沌苏醒。
    “...嗯?”狐狸动动嘴唇,半天也只哼哼出一声,随后才懒散的睁开眸子。
    昏暗的光线映出那人熟悉的轮廓,狐狸下意识揉了揉眼,自己这是在做梦吧。
    “狐狸,我可不是什么忘恩负义的小人。”白龙把元魂珠递到狐狸面前,对方有些诧异的接过。于是趁机凑近狐狸耳边。

     “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从现在开始,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记住了,狐狸”

                 ——END

————————————————————
大概就是把qq上写的东西搬过来存存.来互fo吗.